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爱德华贝尔中国政府若将改革措施都兑现将让

2018-12-06 18:29:36

爱德华·贝尔:中国政府若将改革措施都兑现将让人印象深刻

对于其他新兴经济体,贝尔似乎并不乐观。他认为亚洲其他国家的危险依旧很大,如果美国正式退出QE,他们可能会面临崩溃。目前严重依赖出口的东南亚、南亚国家的货币脆弱性显现出来,比如说泰国,该国非常依赖对华和对日本的出口

【财经 杨新亚】近日,《经济学人》智库分析师爱德华·贝尔(Edward Bell)在接受财经专访时表示,“虽然在三中全会的公报中,有关金融、国企、城镇化的改革措施让人觉得印象深刻,但如果中国政府能够将这些改革都兑现的话,将会更让人印象深刻,如果对金融领域、利率自由化能够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和预期的话,那就更加振奋人心了。”

美国退出QE 中国和亚洲需增强经济弹性

美国正计划逐步退出QE,而中国在酝酿金融自由化,针对目前资本项目开放是否会引发危机的争议,贝尔认为虽然在上海自贸区,资本项目开放已经被讨论了很久,但是这种开放仍旧是相对有限的,只有当美国退出QE之时,整个中国资本项目已经完全自由化才会将中国置于险境,而目前,比起多数新兴经济体国家,中国还是相对独立于这场风波。

然而,对于其他新兴经济体,贝尔似乎并不乐观。他认为亚洲其他国家的危险依旧很大,如果美国正式退出QE,他们可能会面临崩溃。目前严重依赖出口的东南亚、南亚国家的货币脆弱性显现出来,比如说泰国,该国非常依赖对华和对日本的出口,由于中国今年经济增长放缓,进口需求有所下降,但中国需求只是微调也对泰国造成了较大影响。

贝尔表示,对于那些与美元挂钩的货币而言,如果本国的出口能力相对较弱或者说出口环境比较不好,那么将很难保持本国货币与美元的比价,广泛而言,将固定汇率转换为浮动汇率长期将增加经济的弹性,让本国货币更加与经济基本面相对应。所以增强出口竞争力,增强货币自主性是稳固本国经济的其中一种方式。

在他看来,如果通过与美元挂钩的形式,本国的货币政策向美国投降,那么只要市场上出现有关于回报率的质疑,市场就会对资本的流入很敏感,此外这些国家还不得不将利率保持在一个固定的水平上,因为这样才能保证资本在国内而不是投资美元,所以允许利率自由化在短期可能会带来一些挑战,但是长期而言将会增加经济的弹性。

“利率自由化、放宽限制、增强货币自主性这些策略,短期而言可能会导致本国经济脆弱性较强,但要想使本国经济变得更有弹性,必须要有所牺牲。”贝尔表示,正如8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,那个时候经历了巨大的经济结构调整和货币贬值的国家,此后都相对成功。虽然如今的情况和过去有很大的不同,但是短期疼痛过后经济依旧会复位。长期来讲,发展中国家会从中受益。

目前欧元区经济恢复得很强劲,根据《经济学人》的预测, 2014年,作为一个整体,欧元区将次实现近年来的正增长,如果明年欧元区经济确实增长了,那么将会出现欧元区、日本、美国同时增长的局面,这对于出口主导的国家是一个利好,将会出现一个需求强劲增长的局面。

贝尔说,QE政策刚宣布的时候,多数投资者担心通胀,物价上涨,美元地位削弱,但是目前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,QE 政策目前还没有成为适应了该政策的大国们担忧的对象。很难讲QE 到底对美国经济推动起了多少作用,但是事情并没有变遭,所以只有当整个政策都结束并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才能够看出QE是否造成了一些负面的效应。

“问题依旧在于,如果将增长模式转为更加依靠消费而不是投资的方式,那么中国的增长神话是否还会继续。要管控好这种模式的过渡并非易事,这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面临的挑战。”

解决环境问题 政策、市场还是消费主体?

在解决环境问题上,市场手段成效不明显,而政策手段打击面又过宽,缺乏灵活性,在这个问题上,贝尔说,“用市场手段解决环境问题的确是一个好方式,但是必须要有一个前提,就是整个总量和定价点必须是合理的,这样市场的约束才是有力有效的。”他举例说,在欧洲碳交易逐渐衰落,因为目前欧洲碳信用供应过量,这使得碳信用贬值,因此由于配额相对便宜,污染企业并不需要购买太多的配额,这导致污染的成本越来越低,所以碳交易就不是特别成功。

采用政策来解决环境问题,那可能会影响所有的行业和市场主体。然而市场对于一些污染大户的约束作用更加明显。“一些欧洲国家目前征收碳税,如果碳税全面推开,这实际上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,影响别的地区的人和欧盟做生意的积极性,所以无论是征收碳税还是采取别的措施,必须要具有灵活性,发挥市场的作用和因地制宜的特点,才会使它真正有效。”

实际上,在微观层面,消费者意识比起科技进步对环境的影响会更大,消费者不仅包括个人也包括企业,“比如欧元区,金融危机之前,由于采用大量清洁能源,德国电价上涨。而金融危机之后,欧洲经济很脆弱,于是出现了很多电力生产企业放弃清洁能源而采用传统能源的趋势,他们烧煤发电。所以回头来看,消费者,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,对于能源价格和使用起的作用会更大。”

近日,中国决策层在三中全会公报中显示了在能源价格改革方面的决心,《决定》指出,要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。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,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。推进水、石油、天然气、电力、交通、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,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。政府定价范围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、公益性服务、络型自然垄断环节,提高透明度,接受社会监督。

“基于环境考虑,中国早就点明了为何想要提高天然气在能源中的占比,提高天然气价格可能会鼓励天然气方面的投资和供应,这可能会为中国解决空气问题贡献一点力量,减少煤炭的使用量。”贝尔说。

快乐牛牛官网
裁板锯
单饼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