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历史

谁在创业春风陪护让政府头疼的老龄化却暗藏

2019-03-05 18:44:42 | 来源: 历史

文/ 虎嗅实习生 刘涛

在资本的助力下,触及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服务行业都在加速“O2O化”,按摩、洗衣、美容、代驾......可是有一项“刚需”的服务,无论是从资本投入还是从媒体造势上看,都还处于非常萌芽的阶段,那就是医疗陪护。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14年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为21242万人,比例为总人口的15.5%。而其中患病住院或需要长期陪护的群体占到20%,这是一个4000万人高频服务的市场。

看到了老年人对于“陪护”服务的刚性需求,医生出身的汪洪波与他在中欧商学院的校友,在今年3月共同创立了“春风陪护”,从成都市场上做起,为老年住院患者提供陪护服务。公司目前还未对外融资。

陪护市场的现状以及痛点

国内陪护市场的“O2O”起步如此之晚,原因在于对从业者的整合难度巨大。高强度的工作以及较低的收入使得从业者往往是年龄偏大,学历水平偏低的群体。可以说,

谁在创业春风陪护让政府头疼的老龄化却暗藏

他们是难被互联触及以及改变的人群。

而陪护市场的传统线下运作主要靠个人和中介两种模式,个人“揽活儿”的模式会面临效率低下的问题,很多人甚至自己要自己去病房一个个蹲点,难以获得持续性的收入;而依托中介的话,中介往往要从他们本就不高的收入中抽取20%-30%的佣金。

对于消费者,哪怕需求巨大,信息不透明使得他们无法从可以信赖的渠道找到合适的陪护人员,如果不是亲友推荐,只能从家政公司以及劳务市场来寻找陪护人员,陪护人员素质的良莠不齐可能会引发各种纠纷。此外,一些陪护人员为了增加自己的收入往往会同时 “接多单”,一对多的服务也会造成服务质量的下降。

看“春风陪护” 如何切入

针对传统陪护行业存在的这些痛点,“春风陪护”试图通过三个方面的尝试来解决这些问题。

1. 免除佣金,引入评价机制。

针对中介抽成压榨陪护人员的问题,“春风陪护”决定免除平台佣金,将所得全部交给陪护人员。尽管如此,当虎嗅君登录App看到陪护人员价格的时候还是被震撼到了。以12小时的半天陪护为例,价格多在元左右,如此苦力活和通常一小时的美甲按摩定价相当。

对此,创始人汪洪波表示,这个价格是平台根据市场行情,和陪护人员协商后的定价,可想而知陪护人员群体的收入多么微薄。所以切实帮助陪护人员提高收入,既是汪洪波创立“春风陪护”的初衷,也是把这些远离互联的人拉进平台的激励方法。

随后虎嗅君又尝试了其他一些陪护应用,比如同样服务于成都市场的“天天陪护”,全天24小时的服务价格在之间,这也印证了汪洪波的说法。

在免除佣金的基础上,“春风陪护”还引入了评价机制,积累起用户对于陪护人员的客观评价,帮助他们建立个人品牌价值。“以前一个陪护人员的服务优劣并不能被记录下来,那些认真负责的陪护人员不能获得更高的收入,这并不公平。”汪洪波说。

只是汪洪波也承认,相比于美甲师、美容师,陪护人员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更低,想要切实提高他们的收入,提高社会对于这部分人群服务的认可,需要资本和媒体舆论共同的扶持,难度更大,周期更长。

2. 集中在医院推广。

虽然“春风陪护”上线了“医院陪护”和“家庭陪护”两种服务,但是当被问及推广策略时,创始人兼CEO汪洪波回答说现阶段还是会主攻“医院陪护”,这样做会比零散的社区推广效率更高。但是“家庭陪护”也是不能错过的长尾市场,因为医院陪护作为用户尝试的入口,如果有好的口碑,未来可以转化到家庭服务,帮助那些长期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。

这一点也从数据上体现了出来,目前“春风陪护”每天进行中的服务有100多单,而服务的平均周期在天,这和一般患者住院的时间相吻合。

不过,虎嗅君对于“春风陪护”在医院集中推广的策略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因为传统模式里,很多医院就是用户寻找陪护人员的中介渠道之一,这有可能造成利益冲突。对此,汪洪波回答说这并不是个大问题,因为医院大多将“陪护”服务外包给第三方,并不直接插手“陪护服务”。而且“陪护”服务对于医院带来的收益有限,只要是能提供更好的服务给患者,解决医院的后顾之忧,医院并不会排斥“春风陪护”这样的O2O平台。

3. 加强服务前培训,监督确保“一对一”服务。

针对从业者素质良莠不齐的问题,“春风陪护”采取的做法是对入驻平台的陪护人员进行统一培训,并颁发认证证书,目前已经入驻的陪护人员在130人左右,其中20多名为平台自有员工,其余为合同签约关系。同时,为了防止陪护人员同时“接多单”的情况,“春风陪护”在产品设计上采取了“锁定”的方法:如果陪护人员在服务中,那么他的服务将禁止被预定,防止一对多服务情况的出现。同时产品还内置了“健康档案”功能,用户可以要求陪护人员将患者每天的状态发送上去,使得亲人及时获得被照顾患者的健康情况和监督服务质量。

行业整合还存在哪些问题

在虎嗅君和汪洪波沟通中发现,“春风陪护”对于陪护人员的培训只有两周时间,而这些人员的来源也非常分散,一般是和成都当地的妇联和劳动再就业中心合作,共同培训,然后由人社局劳动技能鉴定中心颁发护理员证。短至两周的培训时间,让虎嗅君对于“春风陪护”服务质量的把控比较存疑。

对此,汪洪波解释说,“陪护”服务是态度重于能力。“陪护”是典型的低技能低收入行业,所以,更关键的在于选择态度端正的人员进来,而两周的时间,哪怕是新手,也可以学到所有应备的技能。只不过,在虎嗅君看来,学会不代表熟练。虽说陪护的工作不涉及治疗,只是护理,可是如果处理不当还是会造成各样的纠纷,延误患者病情。

此外,目前缺乏统一的技能评估、证书颁发部门也让评估陪护人员真实水平成为了一个难题,而这不仅是“春风陪护”的问题,更是行业的问题。正因为大大小小的有关部门都可以颁发自己的护理员证,使得标准不统一,信息不真实透明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,用户在看到这些认证信息后并不能做出合理决策。所以尽管“春风陪护”支持线上下单,所有的订单还是要经由人工确认后完成,来尽量推荐为合适的陪护人员。

另外,现在植根于成都的“春风陪护”未来还会面临扩张时的陪护人员供给问题。正因为陪护行业整合难度巨大,所以据汪洪波分析,如果能够平衡好中介和陪护人员的利益分配问题,未来不排除和各地中介合作的可能性,只不过同样的,把控服务质量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。

虎嗅注:“春风陪护”为虎嗅6月举办的topday路演活动展示项目。同为创业公司也想求报道(请猛戳这里)?只要你们对产业正在产生影响、或未来可能有颠覆效应,就都是我们的关注对象——无论大小。

猜你喜欢